妇产科男医生的进手术室4次惊悚事件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无痛人流

一、顺产,我成了“临时搬运工”“小周,你貌似还没有看过顺产吧,恰好产房有两个待产的。等下还有几个见习的师弟师妹,到时候一同去看看”。之前也只是看过国外顺产过程的视频,现在可以现场学习我瞬间热血沸腾、兴奋不已。

老师领着我们几个学生来到产房,产房相对手术室无菌要求没那么严格,室内有两个准妈妈在房内待产。有一位准妈妈已经成截石位躺在手术床了,还有一位靠床蹲着,发白得额头上随着一阵阵宫缩“蹭蹭”地冒汗。

躺在床上的准妈妈,宫口已经完全开全,随着一阵阵规律、强而有力的宫缩,胎儿的头也是在宫颈口一进一出,几个回合后胎儿头不再缩回宫内。“嗯,差不多可以了,准备接产吧”,考虑胎儿偏重,为了防止会阴部撕裂严重,老师准备会阴侧切。简单的利多卡因局麻后,老师在会阴部用剪刀剪开一个开口,瞬间血肉模糊。一旁的一个见习师妹站立不稳,全脸发白,“小周,先把师妹扛出去”,说完老师接着手术。

送师妹回来,胎儿头已经出来一大截,慢慢的,憋成紫红色的胎儿头全部娩出。由于阴道对胎儿身体挤压,胎儿肺内的羊水像喷泉似得从口内、鼻内喷出。先分娩出前肩,再后肩,随着一声清脆的婴儿哭声,宝宝顺利娩出。另外一个老师立马接过宝宝清理呼吸道后,将宝宝送到母亲脸庞,此刻看上自己的宝贝第一眼,伟大的母亲瞬间感觉所有的痛苦都是值得的。胎儿娩出来后,胎盘几分钟后也被娩出,老师查看胎盘完整后,缝合会阴侧切切口。紧接着转身忙旁边另一台顺产手术,此时身后的师妹们,已经被我扛出去三位……

二、子宫肌瘤切除,“举宫”两小时患者是一位49岁的女性,两个孩子的母亲,由于子宫肌瘤比较大,直径长约10cm,长在子宫后壁的肌壁间。老师曾劝说,要她行子宫全切术,一来是如此大的肌瘤不好剥离,还有两个小肌瘤剥离也比较麻烦;二来患者已经没有怀孕的需求,也是接近绝经的年龄了。可是患者执意要保留子宫。

走进手术室,老师指着床头的凳子说;“小周,你等下坐在床头,帮我举宫”。我当时心中还在窃喜,平日拉钩也是一两小时,保持一个姿势,全身肌肉绷直到酸痛,今天破天荒还给了一把凳子。后面才知道,原来子宫肌瘤长在后壁,加上是腹腔镜行子宫肌瘤切除术,需要卵圆钳等器械从阴道一直伸到宫底,将子宫抬高,以便术者看到子宫后壁的肌瘤和剥离时有个支撑点。我就一直趴在床头,看不到任何手术进展情况,双手手肘靠在膝盖上维持45度,抓着一把条形的器械将子宫挑起将近两小时。

“举宫”期间,几度迷糊起来:“那个小伙子,打起精神,注意无菌原则,你的头快靠近患者了,你是打算重新钻回去么?”巡逻的护士长“严厉”地调侃了几句。手术室里面紧张严肃的的老师们瞬间都笑了,主任还打趣的说:“不要凶我的学生,难得这么好的壮丁。”我也只能无奈的笑笑,继续“举宫”。

三、人工流产,小手术,重口味患者怀孕大概2个多月,老师选择了负压吸宫术来终止妊娠。静脉一支“牛奶”后(丙泊酚),患者逐渐进入昏迷状态。测量宫腔深度后,用宫颈扩张器逐渐扩张宫颈,再连接宫腔吸管。老师有条不紊进行着,我这个刚刚轮科的“菜鸟”被弄得眼花缭乱。

接下来就是负压吸引,老师紧握吸管达到宫腔底部,开始顺时针吸刮宫内组织。只见一条透明塑料导管瞬间被鲜红的血水充满,血水被导管引流至末端的玻璃瓶内。没多久玻璃瓶内的血水将近装满,人流手术也差不多完成。老师担心吸引不完全,还是小心地用小刮匙刮宫底和两侧宫角。“小周,你过来感受下力度”,老师说话才把在一旁发愣的我招回来。老师要我一手抓住刮匙,“你能感受到子宫收缩,紧紧握住的感觉没有?而且你清宫的时候力度不能太小也不能太大,太小不能达到清宫的目的,太大如果刮匙有落空感,那么你糟糕了,说明宫底被你捅穿了”。

老师将玻璃瓶内的血水倒入脸盆内,并示意我一同跟进厕所。她倒掉大部分血水,用刮匙在一盆血水内寻找“宝贝”似得,最后用卵圆钳夹起一些漂浮似羽毛状的东西,“这是绒毛样组织,比较完整。嗯,结束收工”。我紧张的一恍惚,老师操作已经结束,才发现额头、双手、后背全是汗。妇产科老师果然都是女汉子,人工流产,也真是一个重口味的小手术。

四、剖宫产,最惊心动魄的拔河跟过妇产科老师一段时间后,她们给我的感觉是雷厉风行,果敢的性格完全不输于男性外科医生。跟她们一台剖宫产后,才发现她们是如此的“暴力”……

患者消毒等一切准备就绪后,在腹部耻骨联合上一点选择好横切口,打开腹部皮肤,拨开皮下组织,掰开肌层,就开始暴露了子宫了。因为是皮肤横行的切口,拦在子宫上面还有一层竖型的腹直肌。只见两个瘦弱的女老师,两人双手分别“抓住”一把腹内肌肉,双膝靠在床边,身子向后倾斜行成拔河之势,咬牙用力掰开腹部肌肉,以便充分暴露视野。我站在二助的位置,瞬间被两个老师的“暴力”行为吓呆了,两眼直直的,感觉镜框都要从鼻梁上滑下来了。站在对面器械护士似笑非笑地说:“没见过?吓成这样。”“小周,来摸摸胎儿的头部”,老师示意我摸摸硬邦邦的子宫下端,胎儿头部大概是两周前已经入盆。接着一刀下去,羊水涌出,胎儿的头出现在我们视野。同样由于皮肤和子宫都是横型切口,胎儿是纵型躺在子宫内,这个时候术者伸手进子宫内托住胎儿头部,一助利用杠杆原理以剑突下作为受力点,压胎儿的臀部。弹簧式持续按压后胎儿呈皮球样从子宫内“弹出”,“小周,赶紧吸羊水”,被吓傻的我才记起手里机械地握着吸引器。间断缝合子宫后,老师查看双侧附件,排除附件是否有畸形等病变。

作为男医生,我知道以后从事妇产科的可能性很渺茫,所以轮转的时候格外用心,对这些常见的手术印象都比较深刻。妇产科,在这里你可以感受生命的到来,是医院内唯一能感到喜气的地方,也是一个充满刺激、挑战的地方。

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“医学全在线妇产科网”
微信号:fck126 感谢您的关注!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